“空虚是好现象,那预示着新层次意识、新的见识、新的体验的到来。”

白藏,DDL下亡魂,不定时除草。

 
2018/7/29    

【金光/恨史】当时共我赏花人

残篇无逻辑,巨幅OOC。


楼阁矗在薄薄的一层灰翳下,出离高瘦。风拌着细悄悄的雨,被缝进深深浅浅的发涡,落白混入史艳文的素衣,雪色浑融。他们在花荫里站得有些错落,枝动和了衣动,化在扑簌簌的响中。

史艳文转过颈,飘英似的目光轻沾在他方阔的脸庞上,南宫恨道:“怎么?”

史艳文缓缓道:“我差点认不出你这幅模样,几十年了……”

这才从他过于光艳的容颜里味出异样——多少年光已流去了,怎会不留一缕皱痕?忙抬起自己的手,是不分阴阳的本来面目。南宫恨扬睑与史艳文对视,彼此眼相都云遮雾障,难勘。

几十年前……南宫恨从这双手开始回忆,那是他们最亲密的时节,翛然去来,形影不离。他还是史艳文口中的“南宫贤...

 

【金光/俏竞】巴斯特

端午速摸,偷工减料流,架空背景,隐默竞,OOC警告。


灯荫打着旋,渐在竞日孤鸣乌丽的发里,润没了他脸上的病色。他搭住史精忠的肩,史精忠一只手搁在他腰后,另两副掌心贴在一起。他们踩着一支慢三步,亲密地,疏离地,像风涡中的两片浮叶。

他的红眼仁暧暧地搽着一层光:“你为什么而来?”

史精忠道:“为一个消息。”

竞日孤鸣道:“哦?”

史精忠道:“老师死了。”

竞日孤鸣道:“满街号外,想不得知,难哪。”

史精忠道:“先生的后顾之忧已消,该高兴才是。”

竞日孤鸣叹了口气,虚虚实实:“你错了,他无情,我却不是。”

史精忠道:“我却看不出您不是。”

竞日孤鸣道:“也只有等他入了土,我才...

 

质问箱

欢迎来玩!


太太磕了多少冷cp?

很多。极圈冒险,快乐源泉。

按时吃饭,早点睡觉,狗命重要(。

谢谢你555为你点爆红心!!

 
2018/6/2 2  

【金光/戮藏】戒

庆六一的偷工减料流,半架空背景,OOC警告。

史罗碧叼支烟卷,腿从竹凳上伸出,跨踩着水泥地,摊月光里晾凉一身金刀大马的尘气。他往左兜一摸,空空,忽然顺风飘来一小撮鬼火,史仗义侧着头,对他叹:“叔父,你该戒烟了。”

史罗碧嘴里扑出灰的雾:“马后炮。”

史仗义道:“这么说,连医嘱也囊括了。“

史罗碧道:“留一趟洋,别的没学来,嘴皮顺溜不少?”

史仗义道:“错了,是两手抓。”他向史罗碧讨了一根烟,用两指像模像样地夹过,又给两片淡红挟着,烟尾似客星,掠过史罗碧嘴边烁动的帝座,一次点亮两副唇。他不耐地避了避,终于还是由着史仗义:“还学会了耍花头?”

史仗义道:“不止,还学会了糊涂。”

史罗碧道...

 
2018/6/2 6  
2018/5/26    

【金光/俏史】色

浓汤宝流,现代AU,史艳文虚假出场,OOC警告。

附录

雪亮的台灯下,诚实的自我审视被罚进红墨水和长仿宋,从“我”到“他”,史精忠的笔依旧只走了几公分。红墨水沉入象牙纸,红封皮又淹过象牙纸,一种醒目战胜另一种醒目。他的手按在红封皮上,脑中闪过那个“离馅十五公里”的笑话*,“十五公里”泛指一切无定数的隔,“馅”是什么?一双海似的眼冲他微笑,又被渗进门缝的电话声吹散。
那声音像是漏水,史精忠无端想到这个譬喻,而他的臆度正在混含铁锈的每一滴曲面上扩散。父亲,家,爱或者唉(这两者其实并无分别),七七八八的字眼在汤锅里熬煮,鼓噪在沸腾的秋石斛香气中褪色,他看着日历上的日期,沉降回四年前的父亲节:雪青还泡在...

 

【金光/策霓】无明

520速摸,盲写流,民国AU,私设如山,OOC警告。

霓裳道:“先生,我第一次见你时,便想起一件东西。”
没有回音。策天凤和她并肩站在小阳台上,望着天。星仿佛盹着了,剩纸白的月贴在乌漆抹黑的壁纸上,做一块填缺的补丁。
“竹,我那时觉得你像竹……那是九年前罢?你还穿那件墨绿的长衫。”霓裳的眼溜过策天凤的鬓沿,几段银丝起没在她预备的描述里,“我如今领教到了,直觉是值得信赖的。”
策天凤这时才偏过一点头,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她现在是个女人了,懂得把自己塞进西式的连衣裙,刻意袒露纤长的天鹅颈,但九年以前,她只是个大孩子,会把象牙似的手指放在雪白的琴键上,冲他含羞带怯地微笑。 

变数仅仅是,一朵黄素馨...

 

【金光/藏戮】空

超短,盲写流,现代AU,史戮前提,OOC警告。

光浇铸在史罗碧身上,大量形容被融解,他原地坐化成一尊活的金像。活金像用衬衣挲着枪管,衬衣上沾着他侄子谐谑的目光,似一片雾湿的水渍。
史仗义道:“是他叫你来的吗?”
他的下颔亲昵地枕在史罗碧的肩头。史罗碧道:“不是。”
史仗义道:“他知道了?”嗤笑声紧赶慢赶地追上话尾,仿佛急于粉饰太平:“不可能。他要是知道,来的也不会是……”他的睫翅忽然扑棱棱地颤,像蝴蝶濒死前的挣扎——他无法阻遏自己去观想那颗被钉进他胸膛的子弹,去一次次逆推弹道,得到在终点震荡过的、一句无声的“父亲”。
半晌,史仗义低声道:“你知道我在看谁?”
史罗碧的手慢慢停住,他道:“我知道你在看谁。”...

 

【金光/俏藏】无凭

瓜田活动车,极度偷懒,OOC警告。

阅读警告:古代ABO,AxB


史精忠俨然地跪在汤岸边,隔着一个吻看史罗碧。石壁上几豆灯火被惊得失了足,黄澄澄的血洇满池水、砖地和他净白的脸。史罗碧的面具和甲堆在一边,身上只一件薄薄的里衣,仿佛瀑布奔泻而下,冲刷出紧实的腰腹和板直的脊线。他揽住史精忠,头微微往后仰,两块燧石在雾里拉锯着,抖动着,擦出或者说磋切出一团火来。他的脸是戏中英雄的面相,丰实的唇,高而挺的鼻梁,淬蓝的丹凤眼,种种意象彼此检探,试图臆造无瑕的景仰,其间的乱流却令史精忠的感情避开那片浅滩,淌向更深的不安与沉默。


点我上车


 

【金光|豪药】飙车接龙之三(车+公开处刑)

霜降:

代发一辆车


本人代各位老师发表此车,大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看准她们的ID,一个都不要放过!



戳这上车!


这里也可以打卡!



——分界线——



污污  @云疏影邪纯不污 :


杏林是不是应该改名字叫性林了一上来就这么猛合适吗你看药神一副禁欲的脸这么主动配合多不好我看我还是下个车走两步有益身心健康所以说人呐还是少开车对身体好我要跳车。



阿虚  @肾虚子 :


感言是:污老师居然没给我说明盒子有啥用!我没...

 

© 刀八色 | Powered by LOFTER